2018.10.25 銀行資本充足率下滑,多渠道填補資本金缺口

發布者:admin   發布時間:2018-10-25 00:24:44   點擊:2205次

資本金是判斷商業銀行競爭力的核心風向標之一。距離2013年初《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實施已過去六年,監管過渡期即將步入終點,我國商業銀行亦將迎來過渡期內的最后一次大考。

記者查詢Wind數據發現,六年來商業銀行的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和資本充足率皆成震蕩式上升狀態。其中,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由2013年3月的的9.85%上升為2018年6月的10.65%;資本充足率則從12.28%上升為13.57%。業內人表示,今年年底商業銀行安全度過資本充足率大考基本無虞。

但值得注意的是,近兩年商業銀行的資本凈額和核心一級資本凈額增長出現頹勢,核心一級資本凈額在資本凈額中的占比下降明顯,從2016年末的80.97%下降為2018年6月末的78.53%。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多位分析師稱,盡管我國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在合理范圍內,但在強監管不斷推進的背景之下,銀行業面臨的資本金壓力會進一步加劇,且中期內將持續存在。

資本挑戰迫在眉睫

銀行資本相當于銀行的“本錢”,包括核心資本、其他一級資本和二級資本;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則是相對應的資本與風險加權資產之間的比率,一定程度上代表銀行抵御金融風險的能力。

根據過渡期內的監管要求,系統重要性銀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應分別達到11.5%、9.5%和8.5%,其他銀行則分別達到10.5%、8.5%和7.5%。目前,境內入選系統重要性銀行的分別是中行、工行、農行和建行。

Wind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商業銀行各項充足率指標皆出現下滑,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下滑0.1個百分點至10.65%;一級資本充足率下滑0.15個百分點至11.2%;資本充足率下滑0.08個百分點至13.57%。

其中,部分上市銀行的數據逼近監管指標,與其相差不到1個百分點。如中信銀行和貴陽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1.34%和11.38%;民生銀行、華夏銀行、平安銀行和中信銀行的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8.87%、9.07%、9.22%和9.36%;華夏銀行、杭州銀行、平安銀行和南京銀行的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8.06%、8.26%、8.34%和8.44%。

另外,中小銀行下降幅度更加明顯。一些中小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大幅低于監管要求,個別農商行甚至出現了負數,如貴陽農商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僅為-1.41%,河南修武農商行資本充足率為-0.75%。

交銀中心首席銀行分析師許文兵向第一財經表示,目前國內融資情況還是以商業銀行主導的間接融資為主,銀行貸款在整個社會融資規模中占比較高,銀行資產持續增長對應的是資本金缺口或進一步加大。

除了銀行信貸規模的擴張外,資管新規是銀行面臨的另一座大山。興業研究分析師郭益忻向記者稱,資管新規帶來的表外資產入表亦造成資本總量的緊張。通常來講,信貸的風險權重在50%-100%,非信貸在20%-100%,而回表意味著需將本來利用同業通道作為20%或25%計提的資本按更高的權重計提,風險加權資產增加,銀行資本補充壓力加大。

聯訊證券分析師李奇霖對此做了估算,他分析稱,若風險加權資產增加3%,按照2017年的數據計算,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和資本充足率將分別從10.89%、11.14%和 13.86%下降到10.59%、10.82%和13.47%,資本充足率將下降0.4%。

解渴之路任重道遠

如何提高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從計算公式上看,要么是減少風險資產,要么增加資本。減少風險資產意味著縮減資產規?;蛘咄顿Y風險計提較少的資產,但這些措施會影響銀行營收和利潤,而利潤的減少會影響銀行盈余公積和未分配利潤,從而影響銀行資本的增加。

一般而言,多數銀行會選擇直接增加資本來提高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增加資本主要有兩種方式,一是內生性資本補充方法,即增加盈余公積和未分配利潤;二是外援式資本補充方法,即通過上市、定增、發行優先股、發行二級債等方式。

今年以來,可轉債、二級債等“補血”工具輪番而上,截至目前,銀行待發行的可轉債約有2485億元,前9個月已發行的二級資本債達2708.2億元,同比增長1.94%。

然而,可轉債只有轉股后才可補充銀行一級資本,期限較長,而二級資本債盡管發行較多,可以提高資本充足率,但并不能提升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與一級資本充足率。許文兵稱,對于國內銀行而言,核心一級資本指標較為重要。但事實上,銀行的核心一級資本補充工具較為匱乏,并且門檻較高,如定增、發行可轉債等,有一定的局限性,多數不適合資本壓力更為嚴峻的非上市中小銀行。

中小銀行的資本壓力主要來源于表外非標資產的回表。中信建投銀行業首席分析師楊榮認為,如果表外非標回表,只要占總資產規模的10%,那資本充足率低于12%的銀行就難以承受,其中以中小銀行影響最為明顯。

一位來自華中地區農商行的業內人士向記者稱,中小銀行補充資本金的工具較為有限,尤其是一級資本工具,僅靠銀行留存利潤進行補充遠遠不夠,所以近來不少中小行紛紛扎堆上市,尋求資本市場的支撐。

許文兵亦認為,中小銀行較為缺乏的是核心一級資本,“如果核心一級資本的補充渠道未完全打通,那么,中小銀行的融資過程確實是比較困難的?!?/span>

為了幫助商業銀行進行資本補充,監管在政策上支持和鼓勵其在資本補充渠道上進行創新,比如發行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轉股型二級資本債券、含定期轉股條款資本債券等。對于上述創新型工具,許文兵指出,新型工具的推出仍需時間,另外還需考慮監管的態度和市場的接受度等因素。

他進一步稱,“對于大型銀行來講,創新型工具沒有成熟的操作模式,其成本是多方面的,而現階段傳統的資本補充工具還有發行的空間;對于中小銀行來講,創新型工具并沒有太大的使用空間?!?/span>


?

地址:重慶市江北區洋河一路68號協信中心C棟17層  聯系電話:023-86816688  e-Mail:[email protected]

網站備案號:渝ICP備12001926號

北京塞车单期预测